导读:从未来市场需求来看,随着人口老龄化、生活方式改变以及环境引发的安全性问题,慢性病的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逐年上升,这些因素都将加大了人们对影像诊断技术的刚性需求。在人工智能医疗研究不断突破的今天,业界呼吁医疗影像大数据的标准化与共享,这对人工智能医疗来说至关重要。

 近日,由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指导,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和微软中国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广东省医生集团管理系列论坛,为来自广东三甲医院及基层医院80多位影像医生奉上一场专属影像医生的“医疗与技术融合”的交流盛会。


会后,联合医生集团特约官方媒体-Timedoo肽度有幸邀请到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超声医生—粟芳香,跟我们探讨影像医生的现状以及未来影像大数据的共享趋势。

Timedoo采访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超声医生—粟芳香

 >>>人物访谈<<<

联合医生集团特约记者(Timedoo):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联合医生集团特约官方媒体Timedoo肽度的采访!您觉得目前影像医生的现状是怎么样的?

栗芳香医生:目前来讲,影像医生每天要阅大量的片,如果用数据对比的话,比如欧美国家,西方医疗模式,一天可能就七八个患者的数据量,但是中国的医生不一样,他们要看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阅片速度过快,可能有一些阳性的体征没有注意到,造成漏诊,再者,时间不够,很多东西需要对比,要涉及到各个病种,全身的整个系统都可以用的影像;对于病人,有些疾病我们熟悉,有些疾病并不熟悉,还会造成误诊,从疾病发展的角度来讲,诊断肯定是第一位的,只有诊断清楚了,这个疾病才能得到正确的治疗方案,所以说,这个影像医学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影像医生的困境,第一个是工作量大,再者就是影像医生的整个培养模式,但很多大型医院,包括我们自己医院,就是按系统来分,比如说你是肝病系统的,那么肝病系统这一方面,你从B超,X-光,CT,磁共振,一整个系统你都了解,在专科的基础上进行亚专科的分化,在诊断的精准度上,相对来讲会有提高。但是好多医院,他们影像医生的读片就分成X-光组,CT组,MR,不是按系统来分的,那全身各个系统就很难做到非常专,准的状态。所以目前,一方面就是工作量,一方面就是培养体系。收入方面,大部分的影像科医生在医院都是没什么地位的,比如患者来医院看病,跟你接触最多的是临床医生,但事实上,影像医生是给医生的整个团队提供大量的数据,但患者觉得这个影像医生就是一个做检查的,甚至有好多人,包括我自己家属,有时候会调侃我,说我就是一拍照片的嘛!大众对我们也是这样的认识,事实上我们在诊断疾病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包括后期的追访、对治疗情况的评估、治疗以后的随访以及进一步诊疗方案的制定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联合医生集团特约记者(Timedoo):微软助力联合医生集团打造医疗云系统可通过影像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辅助医生诊断,让诊断更准确更高效,谈谈你的看法。

栗芳香医生:对影像医生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如果我们能够得到大数据的支持,举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现在系统里有一个病人,它可能是个少见病,那在我们医院,我的上级医生也好,我的整个团队也好,可能碰到过几例,大数据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病历结合起来,因为影像医学,很多的是直观表现的视觉方面,包括显影啊,有高密度,低密度,等等各种之分,那就不仅仅只局限于你所累积的那一小部分病历了,有个大的数据量来支持你做诊断,显而易见,在提高诊断的准确率上,有很大的帮助。

联合医生集团特约记者(Timedoo):根据您日常的工作量以及收入情况,您怎么看待利用余暇时间在特定终端远程阅片,提供诊断建议这种参与方式。您认为可行性是怎样的?

栗芳香医生:我觉得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平台,包括数据的采集,要标准化,流程化,不然的话,我不知道你这个数据能够解读出来的信息,是否可以得到临床认可。因此,标准化的采集过程很重要!然后这个平台传输过来的数据要全息化,不能一开始拍了一个可能是一百兆或是几十兆的图片信息,传过来之后只有一个兆,那很多细节的东西就看不到,尤其像影像医学,数据是否全面对我的诊断是直观重要的,所以平台很重要,采集的流程也很重要。再者对于超声诊断来讲,因为其他的流程可能相对会比较好控制,超声诊断方面,就跟采集人员的手法,经验很相关了。只有标准化,流程化的采集,以及全息化的数据,才能得到比较好的诊断结果。

联合医生集团特约记者(Timedoo):还有一种类似远程阅片的方式比如病人通过微信把影像图片发送给影像医生来做诊断,这种情况多吗?

栗芳香医生:有很多这种情况,患者拍过来的图片,真的是很难做诊断。如果他要读结果的话,最好是用优盘拷贝到原始的数据来做诊断,会好一些。手机的话,如果能够把全部的数据传输过来,我能够共享,和患者拍个图片发过来,这是两个概念,患者拍个图片信息量非常小,而全息化的数据跟我们医院的整个诊断平台的数据信息量是相当的,那诊断的精准性就不会受影响,所以我们能够远程也能做到很精准。

联合医生集团特约记者(Timedoo):就目前而言,实现影像大数据共享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栗芳香医生:从大数据,云智能的角度来讲,目前很大的一个困难就是,很难获得一些大样本的医学数据,很多医院的数据都是闭环系统,它不会共享出来。很多大型跨国公司,它拥有很多数据量,但是就医疗信息的数据量,可能在发达国家会相对好一点,但是就国内而言,它基本上是个盲点,孤岛,因为它是闭环系统,比如我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想要拿到我们兄弟医院全息化的数据,也很难拿到。所以就是大数据,景愿是非常好的,但是实现起来还是有很大的阻力。

丨人物介绍——粟芳香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超声医生,执业医师。

从业5年,擅长心脏超声、腹部超声、经腹经阴道超声、颈动脉血管超声、乳腺超声、甲状腺超声、新生儿肺脏超声、新生儿颅腔超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