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全世界人民都希望,可以尽快接种一剂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

全球众多科研机构也正在为这一目标而努力。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目前已有超过 120 个候选新冠疫苗正在研发。

无疑,中、美两国在疫苗研发上暂时处于 “领头羊” 位置。Moderna 公司研发的 mRNA-1273 疫苗已经显示出可喜的结果,预计二期临床试验即将开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微团队研发的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Ad5-nCoV)也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且一期临床试验显示出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但陈薇也表示,“这一结果显示了开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希望,距离所有人都能使用这种疫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究竟还要等多久?目前的说法是,可能 12-18 个月,甚至更快。

两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项被名为 “Operation Warp Speed” 的疫苗计划中给出了惊人的承诺,“今年年底,甚至更早”。

但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安东尼 · 福奇(Anthony Fauci)曾不止一次公开表示,研究一款安全、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至少需要 12-18 个月。

尽管福奇给出的时间表已经足够谨慎,但美国制药巨头默克公司(Merck)首席执行官肯尼斯 · 弗雷泽(Kenneth Frazier)依然对此表示怀疑,认为这一时间表“过于激进”。

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弗雷泽认为一款疫苗“应该在非常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中接受试验,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要保证注射给数百万、甚至数十亿人的疫苗的安全性”。

“我不会要求默克公司做这样的事情。”弗雷泽说。

默克公司是一家拥有近 130 年历史的制药企业,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药企业之一,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凯尼尔沃思(Kenilworth),在疫苗开发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成功开发出埃博拉病毒疫苗、腮腺炎疫苗和风疹疫苗等。

在弗雷泽发表这一质疑言论的同时,默克公司正计划研发两款新冠病毒疫苗,以及一种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抗病毒药物。

当地时间 5 月 26 日,据路透社报道,默克公司宣布计划收购奥地利疫苗制造商 Themis Bioscience,并将和非营利研究机构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IAVI)合作研发一款新冠病毒疫苗。此外,默克公司还与美国生物科技公司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达成伙伴关系,共同研发治疗新冠肺炎的抗病毒药物。

新冠疫苗何时来?制药巨头CEO:“12-18个月”不靠谱-肽度TIMEDOO

图|默克公司首席执行官肯尼斯 · 弗雷泽。(来源:Reuters)

据悉,Themis Bioscience 正与法国巴黎非营利研究中心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合作研发一款基于麻疹病毒的新冠疫苗,将在数周内开展人体临床试验。“我们已经在数十亿人身上使用这种疫苗来预防麻疹,并且对接种一次就能给予一定水平的免疫力颇有信心。”弗雷泽说。值得注意的是,巴斯德研究所由 “微生物学之父” 路易 · 巴斯德(Louis Pasteur)创建,巴斯德在 1885 年成功研发出了第一款狂犬病疫苗。

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的疫苗技术路线与默克公司的埃博拉病毒疫苗类似,该技术近期获得了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据默克公司介绍,与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共同开发的疫苗也将在今年进行人体临床试验。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的抗病毒药物 EIDD-2801 被设计为用来阻止病毒复制,并在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多种冠状病毒的动物研究中显示出了希望,在早期试验中也被证明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弗雷泽甚至将其与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相比较,“如果这种药物有效,我们将能够生产出数十亿剂。”但这种药物是一种药丸,不是注射剂,疗效试验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

默克公司此次基于以往成功经验和平台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做法,与一些业内公司(比如 Modern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Moderna 正借助此前未经验证的技术和方法研发一种候选疫苗,其有望更快得到结果,但失败的风险也更高。

在疫苗研发技术路线上,弗雷泽并不看好 mRNA 疫苗。弗雷泽表示,默克公司决定不采用 mRNA 疫苗技术研发路线,因为他们不相信接种一次就能产生足够的免疫力。“从你知道的‘硬件’着手是有帮助的,尽管其他方法有可能带来更快的进展,但我们必须清楚,这些方法从未生产出一种获批的疫苗,没有一家公司试图扩大其生产规模。”

“速度是一个因素,但我们在某些方面并不接受竞赛的概念,” 弗雷泽表示,“我们理解这其中的紧迫性,但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在早期阶段成为领跑者,而是最终开发一款安全、有效的疫苗。”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默克公司一直保持 “观望” 的态度。如今,这一有着近 130 年历史的老牌公司通过收购与合作的方式,正式加入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这场竞赛,我们该如何期待?

尽管弗雷泽不看好 mRNA 等新兴技术路线,但目前来看,相比其他国外公司,Moderna 确实略快一步。但正如弗雷泽所言,结果比过程更重要。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