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这项研究的食品科学和人类营养学教授Zeynep Madak-Erdogan说:“当被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细胞吸收后,这些脂肪酸进而激活肿瘤细胞生长、存活和增殖等途径。”

同时出任妇女健康、激素和营养实验室主任的Madak-Erdogan说:“我们的临床数据提供了对肥胖、乳腺癌相关机制的更全面的理解。并提供了优先雌激素评估途径来降低绝经后肥胖妇女的乳腺癌风险。”

这一发现发表在《Cancer Research》杂志上。

科学家们早就知道体重过多会增加女性更年期后患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风险,但引发疾病的具体代谢途径和遗传过程却不太清楚。

为了探讨体重指数与乳腺癌风险之间的关系,Madak-Erdogan课题组从Susan G. Komen组织银行中采集了血液样本,并将健康女性的血液样本与研究开始时健康但后来发展为乳腺癌的女性样本进行比较,寻找各种代谢物、炎症以及癌症相关蛋白生物活性物的存在。

患乳腺癌的女性,以及超重或肥胖的女性血液中物种游离脂肪酸和甘油的浓度明显较高,当脂肪组织分解甘油三酯时,这些游离脂肪酸和甘油会作为副产物释放出来。

Madak-Erdogan课题组另外又分析了37名非肥胖和63名绝经后肥胖妇女的血液样本,以及21名绝经后肥胖但体重减轻的样本。所有妇女都参加了中年妇女健康研究,这是一项对巴尔的摩地区45-65岁妇女的长期研究。

为了探讨肥胖对雌激素受体阳性癌细胞的影响,研究人员用肥胖妇女的血液处理几种原发性肿瘤和转移性癌细胞。他们发现,随着血液样本中脂肪酸含量增加,癌细胞变得更具有生存能力和增殖效应。

暴露在妇女血液样本中所含的脂肪酸下,癌细胞更具侵略性。其中一种原发性肿瘤细胞开始变得更具活力,调节转移细胞生长、增殖和存活的酶途径被激活。

细胞暴露的脂肪酸水平越高,这种酶途径(mTOR途径)的影响就越明显。

在之前的研究中,Madak-Erdogan团队发现,通过一个优先的雌激素化合物途径,改变mTOR途径与雌激素受体阳性细胞的相互作用,可以引起某些基因的积极反应,比如防止小鼠肝脏脂肪积累,同时不会对生殖组织产生不利影响。

为了研究雌激素如何影响基因表达,在当前的研究中,他们用油酸(一种脂肪酸)处理乳腺癌细胞,用油酸和雌激素联合处理另一组细胞。油酸增加了参与细胞增殖的基因表达,下调了将近500个基因,包括参与脂肪酸代谢和细胞粘附的基因。然而,使用雌激素和油酸联合治疗的细胞,这些油酸引发的这些作用大大降低。

原文检索:Free fatty acids rewire cancer metabolism in obesity-associated breast cancer via estrogen receptor and mTOR signaling

来源:生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