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进了医保的抗癌药最终能否进入医院仍然是个问题,实际上,高价药进得了医保却进不了医院并非个案。

昨日,新一轮医保谈判尘埃落定,17种抗癌药降价进入医保,以零售价估算,这17种抗癌药平均降幅达56.7%,最高降幅超过7成,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平均低36%,新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医保报销将在11月底前开始执行。

过去价格昂贵且自费的抗癌药纳入医保后,对于市民以及肿瘤患者而言无疑于一大利好,对此相关药企又是怎么看?而值得注意的是,抗癌药降价进入医保后,还需要“闯关”药品招标和医院,那么,患者在不久的将来能否能顺利用得上?

最高降价7成,“给了全球最低价”

南都记者了解到,17个药品均为临床必需、疗效确切、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治疗药品,涉及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个癌种。

17个药品中,降幅最高的是阿斯利康生产的奥希替尼(商品名为泰瑞沙),其价格降幅超过七成。不过,泰瑞沙的支付范围限定于因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 FR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者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验确认存在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此外,还有多种抗癌药的降幅也在大约七成左右,包括诺华的尼洛替尼、辉瑞的阿昔替尼和克唑替尼等。

“应该说我们是给了全球最低的一个价格。”默克中国肿瘤事业部高级总监袁泽之说。

据悉,17种谈判抗癌药品中有10种药品均为2017年之后上市的品种。也就是说,近两年内在国内上市的新药占到这次谈判药品的一半以上。其中,还有4个药是2018年刚上市的。

“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充分体现了对医药创新的重视和支持”,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说。

不过,医保支付有限定范围。比如安罗替尼(福可维)的医保支付就限于既往至少接受过2种系统化疗后出现进展或复发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17种抗癌药名单、支付标准、降价幅度及限定支付范围(图片来源:中国医疗保险微信公众号)

入围医保后,价格还可能存在调整变数

根据国家医保局的通知,17个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包括了基本医保基金和参保人员共同支付的全部费用,而基本医保基金和参保人员分担比例由各统筹地区确定。其有效期截至2020年11月30日,有效期满后按照医保支付标准有关规定进行调整。

不过即使谈判降价入了医保后,相关药物的降价幅度可能会面临继续调整

国家医保局方面还表示,有效期内支付标准也面临动态调整,如有通用名称药物(仿制药)上市,国家医保局将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该药品的支付标准并另行通知;又出现药品市场实际价格明显低于现行支付标准的,国家医保局也将与企业协商重新制定支付标准。

这预示着,谈判过后,医保部门仍将持续探寻相关产品的合理价位,同时,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支付标准,在倒逼原研降价的同时,也将对仿制药形成利好。

药企:欢迎、响应与支持国家政策

对于药物降价并纳入乙类医保,南都记者对辉瑞、阿斯利康、西安杨森、恒瑞医药及南京正大天晴等部分入围药企进行采访,前述药企对此事普遍持“支持”和“欢迎”的态度,通过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纳入医保可进一步提高产品可及性及患者可支付性,“有望降低患者的用药负担”。

受访药企这么说

辉瑞:正如辉瑞在所有开展业务的市场所做的那样,辉瑞参与此次国家医保目录谈判反映了辉瑞一直致力于与政府及所有利益相关方通力合作,以进一步改进我们产品的可及性和患者的可支付性,我们主要的目标是帮助患者来满足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

阿斯利康:我们感谢中国政府为不断提升创新药物可及性和可负担性所做的不懈努力;奥希替尼(商品名为泰瑞沙)成功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切实减轻患者经济负担,帮助患者获得更多高质量的创新药物,体现了阿斯利康“以患者为中心”的宗旨。

西安杨森:我们欢迎并支持国家医保局将伊布替尼(商品名:亿珂)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决定;感谢政府支持提升伊布替尼的可及性以扶助那些急需帮助的患者。在中国,伊布替尼被批准单药用于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套细胞淋巴瘤患者的治疗,以及单药用于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患者的治疗。

恒瑞医药:公司本着减轻患者负担,让患者获益的原则,积极响应国家医保局号召参与谈判。

正大天晴:安罗替尼纳入国家医保,将更大范围提高药物的可及性和患者使用的公平性,减轻百姓负担,惠及更多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据南都记者了解,诺华制药成为了本次谈判的“赢家”,该公司的奥曲肽、塞瑞替尼、培唑帕尼和尼洛替尼四种产品(均为独家品种)被纳入医保目录,不过该公司此前纳入谈判名单的芦可替尼却“出局”。对于降价纳入医保后对公司有何影响以及芦可替尼“出局”原因等,诺华方面暂未作出回复。

两款国产抗癌药有“孤儿药”属性

南都记者留意到,本次进入医保目录的国产抗癌药分别为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及恒瑞医药的培门冬酶,这两个抗癌药还具备“孤儿药”(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药品)属性。

据南都记者了解,恒瑞医药的培门冬酶主要适应症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该疾病也是罕见病的一种,因此培门冬酶亦属于“孤儿药”。据恒瑞医药方面相关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培门冬酶使用人群每年大约为6000至8000人。

恒瑞医药方面还表示,美国原研产品2017年价格为9000多美元/支,而恒瑞医药的培门冬酶长效产品(两周注射一次)成本约合4000元左右,谈判后降价幅度估算为39.92%,降价后产品分别为2980元(5m l:3750IU/支)和1477.7元(2m l:1500IU /支)。

而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为此次谈判成功的唯一国产原研创新药。据正大天晴相关负责人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安罗替尼目前系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三线治疗药物,同时该药物还被授予了软组织肉瘤的“孤儿药”资格。正大天晴的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安罗替尼定价仅为同类进口药的50%至60%。

大幅降价后,药物供应如何保障?

业界认为,随着药企降价且医保接入,过去定价高昂的自费抗癌药使用人群将会大幅增加,但是如何保障降价后药物持续供应亦是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

据南都记者了解,此前通过第二次药价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赫赛汀”,由于大幅降价且医保可报销,使用人群急剧增加,今年3月全国各地就出现缺货现象,对此,生产商罗氏制药采取“中国市场优先”的措施,供应中国市场赫赛汀的生产基地启用最大产能的生产方式,才缓解了药物短缺问题。

那么,“降价纳入医保可能导致药物短缺”这一现象应该如何避免?

对此,广州某三甲医院药剂科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新纳入医保的17种抗癌药是否有可能面临短缺的情况,目前暂不好判断,主要原因在于招标政策方面,“以广州为例,目前试点的GPO (带量采购)名单和方案暂未出台,这些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医院是否有采购意愿?是否因为减少采购而造成短缺?这些都不好判断。”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南都记者表示,降价纳入医保抗癌药短缺原因,第一种是产能供应不足,第二是产品生产线改造或整改停产,不过他也坦言,这两种情况属于偶发现象,一般短期内可缓解短缺。

“不过如果是第三种‘主观原因’,即生产企业认为药价太低降低供应量或医疗机构无及时回款,导致药物短缺的可能性会非常大,因此在抗癌药纳入医保后,相关部门应加强后期监管。”史立臣说。

另外,南都记者也就“降价纳入医保后如何保障供应”向部分跨国和国内药企进行采访,不过对方并未就此作出回应。

进医保后,降价抗癌药能不能进医院?

进了医保的抗癌药最终能否进入医院仍然是个问题,实际上,高价药进得了医保却进不了医院并非个案。

据媒体报道,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倍泰龙早在2017年7月就降价进入了医保目录,但是一年多后,倍泰龙在北京、内蒙古、甘肃、陕西、江苏等省份被多数医院拒之门外,当地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们普遍反映购药无门;另外,同期纳入医保,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药品“厄洛替尼”在今年仅进入了四川、浙江等19个省份的公立医院,其他省份医院均没有实际采购数据。

把谈判药品挡在门外的是药占比。中国药科大学教授丁锦希曾撰文指出,虽然谈判药品以谈判价格作为采购价直接采购,推动了谈判药品的采购落实,但由于专利药价格高昂,最终医疗机构是否采购药品、采购多少与其是否纳入药占比有关。

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规定,争取在2017年将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品)总体降到30%以下。此后,药占比成为各级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考核指标,没有完成指标的医院及其领导会受到惩罚。

为了不让药占比把谈判药品挡在门外,2016年5月,原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下简称通知)指出,采购周期内,医疗机构谈判药品的采购数量暂实行单独核算、合理调控。

不过,南都记者了解到,各个省市对这一通知的“落实”程度并不一致,“暂实行单独核算”的规定并没有完全让谈判药品顺利进入医院。

以江苏省为例,虽然江苏卫计委在2016年6月就紧随原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规定“医疗机构谈判药品的采购数量暂实行单独核算”。但直到今年3月,仍有江苏本地媒体报道称,由于药占比考核等原因,除江阴市外,江苏多地医院迟迟没有引进某些谈判药品。

未来降价抗癌药将会有哪些动态?下一轮医保谈判何时开展?南都记者将持续关注报道。

南都记者 吴斌 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