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在2016年被定义并快速发展,2017年在银川集体爆发并迎来了关注的制高点,随后因政策遇冷,在2018年被正名全面复苏,迎来行业新的的关键性节点:地方监管紧急完善,各方积极探索,百花齐放。我们认为这个时刻值得被铭刻。

2018年的3月,国家重要领导在参加宁夏团报告审议时,要求有关部门加快“互联网+医疗”建设。这样的表态让一度偃旗息鼓的互联网+医疗,重新回到了舆论的热点上。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在实体医院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允许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

互联网+医疗健康已成为我国家重点战略,互联网医院监管政策逐步明晰,地方政府开始拥抱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概念也不在局限在诊疗环节,诊断、医生教育、家庭医生、院后跟踪等模块在实践中被引入到互联网医院体系。

互联网0.png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认为互联网医院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互联网医院突破了只涉足诊疗这一环节的局限,逐步打造出包含“健康管理-问诊-院中-康复”医疗服务全流程闭环,协同医联体、家庭医生、药品渠道,实现了真正的医疗资源上下流通。

本报告项目组实地走访了乌镇互联网医院、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徐汇云医院等多家知名互联网医院,遍访了39互联网医院、医联华方、浙大附一互联网医院等主要互联网医院,在此基础上结合我们三年来对互联网的认知,为大家呈现在政策逐步完善的关键节点各方主体参与互联网医院的浪潮中的行动路径解析和方向判断。

以下是《2018互联网医院报告:行动正当时》部分主要观点,本报告完整内容将在“未来医疗100强论坛”上发布,欢迎参与。

一、政策演进及要点解析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区经济文化、医疗资源相差颇大,任何新政策的推进都影响甚广,特别是医疗这一民生根基。互联网医院行业作为一个与政策强相关的行业,任何分析必须建立在对政策解读、监管梳理的基础上。

国家对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经历了“试水探索期—大力支持期—严厉监管期—规范发展期“四个监管阶段。

1.png

目前,全国各省市陆续转发关于互联网医院的三个管理办法,加快制定互联网医院实施细则,各地进度不一,我们在第二章会详细介绍各地具体的监管细则。

互联网11.png

目前,全国各省市陆续转发关于互联网医院的三个管理办法,加快制定互联网医院实施细则,各地进度不一,我们在第二章会详细介绍各地具体的监管细则。据动脉网·蛋壳研究院不完整统计,25号文后有对互联网医院执业许可进行批准,意味着已建立起互联网医院省级监管平台的省份有四川省、山东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等。

 

同时在报告中,我们深度解读了新设立互联网医院的条件、运营规范、服务价格等。

2.png

根据卫健委颁布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政策,互联网医院的建设至少应包括诊疗科目、科室设置、医务人员、房屋和设备设施、规章制度5各方面的内容。

我们从文件具体要求可以看到,在诊疗科目和科室设置方面,互联网医院必须与线下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一致,不得超出实体医疗机构的诊疗科目和临床科室范畴。这是出于医疗安全的考虑,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能力只有在实体医疗机构服务的能力范围内,才能确保线上诊疗的安全,有利于参照实体临床科室对相关医疗行为进行监管。

在医务人员方面,政策也提出了高标准配置要求,每个临床科室至少需要1名正高、1名副高职称的注册医师提供诊疗服务,专职药师提供在线审方服务以及专职人员负责医疗质量安全和信息系统维护服务。

可以看到,在医疗、药品、信息等各个方面对相应人员的资格都做出了规定,在确保医疗安全的前提下提高医疗质量。例如,39互联网医院在远程医疗服务方面,就对发起方医生、接收方专家和远程医生助理规定了从业资格和条件。

3.png

 

二、我国互联网医院已突破百家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据公开信息统计 ,截至 2018 年 11 月,全国落实运营的互联网医院已经扩充到约119家(完整清单在报告中公布),分布在全国25个省市,带有“互联网医院”字样的企业正以每周两家的速度快速增长.

4.png
三 、解析互联网医院围绕两大要素构建的业务边界
5.png

2018年,互联网对医院场景的渗透越来越深,诊断、诊疗、诊后及健康管理等多个场景找到了同互联网医院结合点,互联网医院概念也不再局限在诊疗环节,诊断、医生教育、家庭医生、院后跟踪等模块在实践中被引入到互联网医院体系。

互联网医院的业务范畴从围绕医疗资源的上下流转单一重点同时扩展到围绕处方权的商业转化。我们将目前互联网医院医院各项业务进行了梳理,试图去绘制互联网医院的业务蓝图。

四、各运营主体类型、组织形式典型互联网医院运营经验

深度解析综合型互联网医院,专科互联网医院代表企业运营经验和成果,包含但不限于以下互联网医院:

微医互联网医院:以微医互联网医院平台为核心,构建多平台集成服务模式

2015年12月7日,乌镇互联网医院成立,在全国率先开启“互联网+医疗健康”新业态探索。

微医互联网医院依托微医集团积累的医疗资源,构建了以微医互联网医院平台为核心,与微医分级诊疗平台、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平台、微医药品集采与供应平台互联互通的多平台集成服务模式。

经过3年时间的发展,微医互联网医院通过与当地三甲医院合建的方式,已在宁夏、四川、甘肃、陕西、山东、黑龙江、海南19个省市落地,其服务范围已经涵盖30多个省市,本次报告中我们将深度分析微医互联网医院体系并首次公布微医最新的互联网医院及基于互联网医院的医联体名单。

卓健科技:为大中型医院及医疗生态链各环节提供互联网化解决方案

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顺应医改大方向,抓住医疗核心诊治业务,自内而外为大中型医院及医疗生态链各环节提供互联网化解决方案,打造智慧医疗生态闭环。

目前拥有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医生教学平台(医链)、处方流转平台(橄榄云)、药店诊所化平台(橄榄诊所)等产品,打造围绕医院、医生、患者、药品、诊所等各方角色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平台,具备业内领先的互联网+智慧医院、互联网+智慧医药、互联网+智慧医教三大解决方案,拥有行业最强运营团队可提供医疗实业增值服务,是互联网医疗领域中最具成长性高科技企业。

本次报告中我们将详细阐述卓健对医院的互联网化改造流程、周期、经费等,首次披露目前与卓健合作的医院名单名单。

银川丁香互联网医院:构建了“线上+线下”互联互通的业务体系
6.png2017年3月19日,丁香园首家互联网医院落户银川,成为丁香园布局C端领域的重要一步,核心产品丁香医生也从在线咨询的轻问诊正式升级到为用户提供在线诊疗服务。互联网医院的成立也标志着创始人李天天“信息(information)-交流(communication)-互动(engagement)的ICE模式”逐步实现。

互联网医院构建了“线上+线下”互联互通的业务体系,除了早期分诊导诊、在线问诊等轻问诊业务外,通过与全国三甲医院和社区医院合作,增加了远程会诊业务。

同时,为了更好地为患者提供药事服务,丁香园与多个连锁药店建立合作关系,在线完成医生开方、药师审方后,连锁药店承接电子处方,完成配药、送药服务。另外,互联网医院也涉足健康管理业务,提供在线科普宣传、患者教育、健康咨询等。

 

石榴云医:“医、药、患、检、险”闭环的慢病复诊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7.png

慢病病程长、发病率高、需长年用药,长期跟踪管理,传统的慢病治疗过程中,患者去医院就诊拿药后,医疗服务基本就结束了,对于后期的用药监测和康复随访无法顾及。这可能会导致慢病向急重病转化,甚至出现患者死亡的情况。

慢病管理互联网医疗平台可以强化医患关系,形成一对一的长周期管理模式,在慢病患者完成初诊后,通过平台进行复诊和诊后管理,有利于提升患者用药依从性,改善慢病治疗情况。

2018年8月18日,七乐康互联网医院宣布将品牌升级为“石榴云医”,致力于打造业内唯一“医、药、患、检、险”闭环的慢病复诊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是一对一的强关系,由于诊疗周期长,需要在平台上进行复诊、开药等行为,医生对平台的粘性也相对稳定和牢固。

暖心医疗:“医+药+检+险”全产业链服务闭环
8.png

暖心壹疗围绕精神心理疾病领域布局“医+药+检+险”全产业链服务闭环。

在“医”方面,通过SaaS服务为省、市级精神心理专科医院搭建互联网医院解决方案,患者可以不到医院就能预约主诊医生进行远程复诊、享受药品配送到家等服务。

在“药”方面,搭建了精神科云药房体系,在远程复诊业务中,医生为患者开具处方后,患者可在手机端通过电子处方购买相关药品,药品邮寄到家。

在“检”方面,开发心理CT系统,嵌入于各互联网医院APP及各大基层服务终端。通过政府购买或个人购买方式,为广大群众提供心理评估、心理健康教育、心理热线、心理专家咨询、上级机构就医绿色通道等服务。

在“险”方面,一是作为保险增值服务为投保客户提供个性化增值服务,如在投保客户发生重大事故时,提供危机干预服务等;二是将心理疾病作为防范风险,为健康人群开展个性化定制型心理疾病防范保险,如为孕产妇提供产后抑郁保险,为儿童开展孤独症保险等。

来源:动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