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计划是一项于 2018 年 9 月提出,由欧盟支持的科研出版业整改计划,要求出版社开放科研论文的获取权限(OA, open access),使所有人都能免费获取已发表的科研论文。

科研出版业利润惊人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纳税人出钱资助的科研项目产出论文,但出版商却给这些论文施加访问权限并以获取经济利润,而这也是 S 计划得到众多科研人士支持的原因。

虽然原定于 2020 年 1 月 1 日正式生效的 S 计划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很多科研人员的支持,现在也已成功与来自 13 个国家的 16 家科研赞助机构签约,但包括 AAAS(Science,“科学”杂志的出版商)在内的一些出版商表示对该计划仍存顾虑,而且也有一些科研人员担心 S 计划生效后会限制他们的出版选择。

问题主要源自 S 计划的一些细节,当前的 S 计划要求开发商开放所有论文的获取权限,并坚持版权归论文作者所有,提出期刊仍可保留目前的商业模式,但必须为作者提供“通过付费将论文获取权限公开”的论文发表方式,而且需设定作者需为此对出版商支付的公开费上限。

图源:DAVIDE BONAZZI/SALZMAN ART

根据美国咨询公司 Delta Think 的估算,目前支持 S 计划的前 15 所赞助机构赞助过的研究项目所产生的论文仅占全球论文总量的 3.5%。

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数字奖学金首席管理员,Jeffery MacKie-Mason 认为,科研出版业只有在全球性的支持下才能迎来变革,而该计划目前需要更多的科研资金提供方支持才能迫使出版商们养成将论文以开放形式发表的习惯。

S 计划构建者之一,欧盟的论文开放事项特使 Robert-Jan Smits 说:“大出版商们目前都以需要广泛征求建议为由拒绝参与 S 计划,其中一家甚至曾跟我说他们只有在所有人都同意的情况下才会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建议我先去全球各地征求意见,取得所有人的支持后再来跟他们谈。”

其实开放论文获取权限这个话题并不新鲜,但其热度已经有了明显增长,比如 2005 年仅有 15 个研究资金提供方提议开放获取权限,而现在则共有 74 家机构表示支持开放论文获取权限。

一些欧洲的科研资金源认为 S 计划或多或少的有些超前。德国私有赞助机构,大众基金会(Volkswagen Foundation)秘书长 Wilhelm Krull 说:“德国有很多机构都和我们一样,认为当前 S 计划的条条框框有些繁冗。”

德国最大的国有赞助机构 DFG 表示,它支持 S 计划的初衷,但希望最终能由科研人员为科研出版业带来改变。而包括爱沙尼亚研究理事会在内的一些较小的欧洲赞助机构则表示,由于时间过于紧张,它们还无法做出决定,会在 S 计划更成熟的时候再考虑加入。

西班牙科学部称其正在分析 S 计划会如何影响西班牙的科研、财政以及研究人员职业生涯,二比利时的一家基金会则表示需要 S 计划公布其设定的文章处理费上限才能作出决定。

欧盟科学委员会委员 Carlos Moedas 表示,虽然欧盟拨款在欧洲的研究项目中并不占大头,但权限公开规则将能改变国有资金源在科研中所扮演的角色。

中国目前已经表示会支持 S 计划,中国最大的国有科研基金和两座国有科学图书馆都已此发表过支持声明。中国国家科技图书馆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张晓林说:“中国需要为论文权限的开放做出贡献,并将研究成果开放给中国人民。”

MacKie-Mason 表示,中国就算不正式参加 S 计划也会在未来推出类似的政策,而这则可能会为科研出版业的变革带来巨大影响。

而相比之下,美国对加入 S 计划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向,美国能源部的公共访问政策负责人之一,Brian Hitson 说:“由于现有的法律规定论文需在发布后的 12 个月内开放获取权限(该法案于 2013 年被通过),我们很有可能会继续保持原状。”

而纵观全球,除美国以外,俄罗斯和日本也都已表明将不会在近期内考虑加入 S 计划。

虽然仍有许多国家和机构对 S 计划抱有疑问,但 S 计划的负责团队认为对该计划的支持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内继续增长。MacKie-Mason 说:“很多人都认为这将是近几十年来我们能为科研出版业带来变革的一次绝佳机会。”

欧盟学术协会致 S 计划的支持信的主要作者之一,都柏林高等研究院(Dubli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的天体物理学家 Luke Drury 说:“我相信欧盟和中国在论文开放问题上的努力将会给行业带来变革,而如果 S 计划真的能如期取得成功,那它则势必会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论文开放’的热潮。”

来源:麻省理工DEEPTECH